朱桜akira

坑多|杂食|颜狗|声豚|雷文共享

转校生是涉英推迷妹怎么办?在线等!(2)

如果时间可以倒流的话,北斗一定不会说出“我们没有转校生不行”的话了。

冰鹰北斗今天也很烦恼。

变态假面一如既往地用夸张的肢体动作念台词,被强迫穿上女装的友也十分羞耻地捏着裙角配合着剧情,就连自己也在不情不愿地被变态假面配音推动着表演发展。至于演剧部的新部员——转校生,则在杂物间不断地发出“嘻嘻嘻”的声音看着什么书…

演剧部本来就已经够混乱了,现在还加入了新部员,情况变的更加难以控制。

当初转校生不知为何哭着喊着要加入演剧部,还说着什么“我不要表演什么只要让我去打打杂就可以了!!”这样莫名其妙的话,让同样以莫名其妙为卖点的日日树涉同意了她的请求。

一开始倒是相安无事,转校生真的是在杂物间兢兢业业地做着杂务,让友也一再犹豫着想要过去帮忙——犹豫的原因是,杂物间总会传出转校生“嘻嘻嘻”的诡异的声音。

涉甚至以这个声音为灵感创作了一部新的舞台剧,在校内广受好评。真是可喜可贺。

特别是DDD结束后,转校生似乎完完全全暴露了本性,经常抱着些奇奇怪怪的书不说,每次当学生会长来检查社团工作的时候,她更是兴奋得跟捡了钱一样(by:来串门玩的明星)。

由于很多原因,北斗还是不怎么想看到学生会长,英智倒也不介意的样子,就任凭北斗别着头埋头做事和涉说话。

等英智走了之后,北斗才装作忙完了一样把视线收回来,看到的却是瘫成一滩的转校生。

——?????

“转校生你怎么了!?”北斗十分焦急地跑过去扶起她。

“啊……”转校生瘫在地上,灵魂出窍一般地说“我见到…天堂了……”

完全意义不明!!

真的没问题吗…北斗甚至看到了一个透明的转校生从本体头上飘出来。

后来,转校生就更喜欢呆在演剧部了,连Trickstar的训练都很少参与,更别说组织live了。

虽然DDD赢了是好,可后续发展几乎都没有什么啊,要不是有Knights的帮助,北斗甚至都觉得组合是不是会要再一次解散了…

总觉得,自己真的完全不懂转校生。

虽然衣更有跟自己说过“别在意那家伙,她其实也有难处呢”一副“我懂的”表情…

所以说你们什么时候关系都这么好了!?

而且那个“我懂的”表情,怎么看都十分微妙啊喂!

不过他还是接受了真绪的建议,毕竟这家伙确实很聪明,听他的总没错。

他开始试着用另一种眼光去看待转校生,试着去理解转校生。

于是——认真的北斗不止一次发现社团活动结束后,转校生会跑进衣柜里藏起来不知在搞些什么。

理解什么啊这要我怎么理解!!

如果说之前是为了探查fine的秘密的话,北斗已经明确和她说过“不要妄想能从日日树涉的嘴里弄到什么有用的情报”。更何况现在DDD已经结束了,也不再存在打倒学生会的目标,那么转校生一直乐此不彼地藏到衣柜里,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要不要自己也藏进去亲身体会一下呢?

还是算了这也太糟糕了怎么想都已经是犯罪了。

北斗打了一下居然冒出那种奇怪念头的自己。

这一打,倒是让他想到了什么。

转校生是在之前瘫倒后才开始藏进衣柜的,这两者会不会有什么联系呢…?

比如说,她是因为当时英智来找涉时看到了什么,然后才要躲进衣柜方便查看更多…?

这样一来,倒也什么都解释得通了。

那么问题来了,转校生到底看到了什么?

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北斗决定自己去查出转校生看到的东西。

这天演剧部活动结束后,再一次被穿上女装的友也飞一般地换了衣服跑掉了,北斗也慢吞吞地收拾好东西,确认转校生藏进衣柜后,也装作走掉的样子,半路又折回来躲进了杂物间。

这大概是转校生加入演剧部后北斗第一次进杂物间,里面确实被转校生收拾得整整齐齐,却散乱的放着很多画着奇怪图案的本子。

“这是……”北斗随手拿起一本来,薄薄一本本子似乎已经被看了好多遍,封面上《我的野蛮会长》这种烂俗的标题让他想起了上次去普通科听到女生们在讨论的话题。

不不不这也太糟糕了。

虽然不是很能听懂那些“鬼畜攻”啊“傲娇受”啊啥的专业术语,不过北斗下意识地觉得不是什么好东西。

正想着,“吱呀——”演剧部的门开了。

有谁来了吗?

北斗随便把手里的书放在一旁的架子上,从杂物间的幕布帘子里微微伸出一点头,由于光线问题,他看不清来人的脸。只看见从门外走进来的人拍着手慢慢走向站在桌边的涉。

两个人像是很开心的样子在说着什么,说着说着,来人的手勾上了涉的脖子。

!!!变态假面其实是和普通科的女生搞上了吗!!

不对不对,转校生瘫倒的那天,并没有普通科的学生过来。

冷静了一下的北斗继续看了下去。

因为隔的有点远,不是很能听清两个人的对话,但还是能隐隐约约听到诸如“我的涉”和“陛下”之类的词语,这又是在玩什么play?

两个身影逐渐重叠到一起。

北斗把视线转移到旁边的衣柜,不过太远了并不能看清转校生是个什么情况。他揉揉头,收回视线,继续观察起两个人影来。

借着演剧部特有的灯光布置,北斗清楚地看到了涉的动作,他抱着怀里的人,手在慢慢解开对方的制服扣子和领带…

…等等领带??

北斗get到了什么很不妙的信息。

涉将对方的扣子解到一半,把头埋了下去,一口一口亲吻起来。

然后慢慢把她(他?)推到桌子边,让对方借助桌子的力量站立,对着那个人忘情的吻了下去——

——北斗倒吸一口凉气。这大抵算是他第一次这么真实地面对这种场景。

不知过了多久,涉把那个人翻了个身,让他趴在桌上,背面面对着自己。然后,用非常熟练的手法脱下了对方和自己的裤子。

你怎么那么熟练啊!

——不对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裤子??!

如果刚刚只是疑惑的话,现在的北斗,已经能肯定发生什么事了。

涉慢慢压在那个人上,他们再次重叠在一起。

摇曳的灯光,映照着两个人起伏的身影。

慢慢的那边开始发出声音。人的呻吟声伴着桌子吱吱的声响,暖黄色的灯光使房间内的气氛更加迷离。

在这种暧昧的氛围下,略感不适的北斗不小心把之前放在架子上的本子弄到了地上,发出了不小的声响。

“糟糕…!”他暗自一惊,再看看那边的两人似乎并没有发现这里的异样。

北斗松了口气,弯下腰想要捡起书本,掉下来的书刚好翻开了,他一眼就看到了其中的内容。

书上的两个人,几乎是在做着那边两个人一模一样的动作——

转校生平时都是在看些什么东西啊…

北斗抹了一把汗,匆忙把书收起来,想了想还是继续透过帘子窥视起来。

那边的两个人还在继续,发出的声音也越来越大。带着颤抖的声线已经压抑不住,好在演剧部的特殊性,这里的隔音措施非常完善,应该也不用担心会被外面听到。

涉把那个人扶起来,又将他压在旁边的服装架子上,抬起那个人的腿,没有停止下面的动作。

靠着展示服装的灯光,北斗终于看清了那个人。

——学生会长——天祥院英智。

英智此刻是一副所有人都没见过的样子,涉也是北斗从来没见过的样子,这两个人在人前人后,还真是完全不一样。

涉的表情相当温柔,不是之前表演时的那种——说起来那个人有过这么平静的表情吗…呸呸不要又跑偏了。北斗定了定神,接着看向那个跟平时不一样的部长。

那种温柔的眼神,是要把对方完完全全融入到一起的如水一般的温柔。

英智也不像北斗平时见到的那样——怎么说呢,他对英智一直没什么好印象,可此时那个人的样子,完全没有了平日的威严,就像个普普通通的学生,他眼中的那种深情,意外的让北斗觉得不是那么讨厌了。

那个人,也只不过是个普通人而已嘛——

这么想着的北斗,突然就害羞了起来,自己居然一直在目不转睛地看着那两个人做那种事…!!

他再次看向衣柜,似乎有着小小的震动…转校生,果然也是在看着这个吗…

他无奈地叹了口气,却发现这次自己也没立场再去批评她了。

那么从今天开始,演剧部就再也没有什么秘密了呢。下次,从好好跟我家部长…变态假面的好朋友打招呼开始吧。

他暗暗下定决心。

然后在涉和英智离开演剧部的专属教室后打开衣柜,把里面正在冒蒸汽、瘫软得不成样子的转校生拉了出来。

“啊…天堂…真是天堂…!!他们怎么那么好!!!”

转校生一边喷鼻血一边流泪一边不顾一切地哀嚎到。

“是…是…”放弃挣扎的北斗干脆直接拖着她在地上走。

“嘤嘤嘤看着他们那么幸福我也高兴死了嘻嘻嘻!!”

是是是,到底是要哭还是要笑你倒是统一下啊。

“北斗君也是涉英推了吗我有好多本子哟要不要一起分享哦嘻嘻嘻嘻…”

转校生又一次猛喷出鼻血,把之前塞在鼻子里的卫生纸都浸透了。不过这次北斗不打算再给她换上新的纸巾。

之后的几天,转校生都在缠着北斗要给他安利漫画本子,什么《今夜的你如蔷薇般绽放》,什么《解♡放的奏乐师》,光听名字都让北斗觉得头大。

好消息是转校生终于来参与了Trickstar的训练,并且还开始着手准备live;然而当听到live的名字是“部活!放课后的演剧部”后,他真的是一万个拒绝…

冰鹰北斗,今天也依旧烦恼。

评论(4)

热度(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