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桜akira

坑多|杂食|颜狗|声豚|雷文共享

这两个后辈,真是够了。

心疼副会的眼镜👏👏

洛君:

*司杏 ooc可能有
*今天也在安定的欺负3A
*副会辛苦了 请敬人推千万不要打开这篇文
*雷文雷文雷文 私设可能会boom
*画风非常放飞自我请各位不要殴打作者


莲巳敬人最近比较崩溃,因为一个后辈。准确来说,应该是两个后辈。

一个是弓道部的后辈,一个是学校里唯一的女性制作人,原因其实也挺简单,因为天天都能看见他们两个。

如果只是普通的遇见倒也没什么,毕竟都是同一个学校的学生,天天碰个面都是非常正常的事情,但是这个频率和场面,真的让他不想说话。

“啊…姐姐大人!”朱樱司在看到杏之后跑过去的身影似乎出现了残影,而后者则很自然的牵起了他的手。

牵起了,他的手。

……嗯?

看着他们两个肩并肩一起淡出了自己的视线的莲巳,觉得似乎听见了自己眼镜破碎的声音。

他有着引以为傲的优良作息时间,加上学生会的工作,平常会很早到达学校。而杏作为唯一的制作人工作很忙,会提早到达学校也无可厚非,可是朱樱又是为什么会这么早到?

莲巳觉得自己似乎意识到了点什么。

是不是该准备一通长达一个小时的说教呢,他想。

但事情居然还没有结束,在课间的教室移动时间里,他又见到了那两个人。

依旧牵着手。

“练习的场地变更…”杏看到了敬人,停下脚步出声解释“所以我带司君过去。”

“……”那你倒是先把手放开啊?你这样解释我觉得更不妥了哦?

莲巳觉得自己似乎发现了什么更不得了的事情,推了推眼镜,觉得似乎又听见了它开裂的声音。

莲巳敬人知道这不会这么简单的结束,但他没想到下一次见面来的如此之快。

是在花园露台的餐厅里,这两个人大概是在一边喝下午茶一边下国际象棋,看样子杏的形式比较严峻,司则满脸笑意的看着她。

我说,你们都是学生吧,怎么看起来这么闲,司暂且不论,杏你的策划还没有交吧?
敬人深觉自己不能再看下去了,正想转身就走。

“ummm——嚼嚼”司捧着脸,“谢谢姐姐大人♪”

……!

莲巳觉得自己又看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但他确实看到了杏把草莓派喂到司嘴里的场面,怎么说呢…有点像在喂养的什么小动物?

再看看在他们两个旁边一桌笑得一脸灿烂的英智,和旁边高喊着amazing☆的败类,敬人意识到这种事情也许并不是第一天发生了。

他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觉得有点头疼。
是时候考虑一下给杏加大工作量了,哦,英智也是。

莲巳赶在自己崩溃之前离开了花园露台,他现在需要平复自己的情绪。

所以当他下午在弓道部再次看到他们两个的时候他已经在崩溃的边缘了。

因为处理学生会的事务今天他去道场去的比较晚,抵达的时候又看到了不得了的东西。

月永意料之中的不在,奇怪的是居然连伏见也不在。

然后他就看见了,司把杏圈在怀里引弓射箭的一幕。

他觉得这一定有什么问题,他甚至觉得自己在做什么奇怪的梦,他后退了几步,思索了一下,再次走进了道场。

这时候两个人已经分开了,杏低着头,隔着一段距离他都能看见她的耳朵是红的,鬼知道司刚才做了什么。

另一个人则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继续讲解着弓道。

所以说杏是来见学参观的吗?

一定是这样的。

敬人说服了自己,准备去换上弓道服。

“其实我擅长的是骑射啊…如果可以骑着会更好啊♪”他听见司那么说道。

似乎没有什么问题,似乎。

嗯……?

莲巳觉得自己没法再呆下去了,还是离这两个人远一点好。

好在杏以要写策划为由先走掉了,司后来也匆匆的离开了。

这两个人,到底怎么回事。


有着引以为傲的优良作息时间的莲巳敬人,今天失眠了。

根本睡不着,当然是因为那两个后辈。

朱樱司既然是Knights的成员,那同组合的成员总会知道点什么,于是他决定问问同班的濑名。

他打开line。

“濑名。”

“有什么事。”对方居然也在线。

“朱樱司是你们的成员对吧,他最近和杏…是不是走的有点太近了?”

“哈?他们两个不是一直都是这样吗,难道你之前没有来上课?”

……?原来是这样吗,原来只是之前自己没有注意到吗。

“说到上课,今天好像没有看到羽风啊。”

然后对方就没有回复了,最后一条显示已读。

莲巳敬人觉得自己今天晚上一定会失眠了。当他第二天再次到达学校的时候,在校门口没有看到他们两个的时候他真的是长长的喘了一口气。

接下来的一天非常正常,正常到当他觉得前一天他看到的都是他的幻觉。


直到下午的部活。

“姐姐大人中午指导我练习的时候在隔音教室睡着了…虽然看起来很可爱但是很容易catch cold……。”朱樱司如是说。

嗯确实很容易着凉,着凉了就不好了,应该找时候对杏说教。

等等,前一句是什么?

杏她,中午指导你单人练习?还睡着了?

……

莲巳敬人觉得自己必须做点什么了。

“你对杏…是怎么看的。”

他保证他看到了司翘起来的嘴角,但最后还是一脸冷静的说,“一位优秀的制作人,非常冷静的女性……我…非常仰慕她。”

仰慕吗?真的只是仰慕吗。

“你是不是抱着,偶像对制作人以上的感情?”敬人努力的注意着自己的措辞。

“……”司沉默了,似乎攒紧了手里的弓。

“如果是这样的话,就和她说清楚如何。虽然我并不支持异性不纯交往。”

司显然并没有注意到后面那一句话,看起来似乎想到了什么,便随便找了个理由提前离开了。

弓弦好像欲言又止。

“伏见,你想说什么。”

“没什么,您操心的……似乎有点太过了”

“……”

他们两个都无言的注视着司离去的背影,并
默默的祝福杏接下来的好运。


有着引以为傲的优良作息时间的莲巳敬人,今天提早醒了,被一条line吵醒的。

天知道自己前一天晚上为什么没有关机,他看到凌晨一点的时候,已经有种想睡回去的冲动。

然而在他看到那条line的时候,他知道自己又要失眠了。

“听了前辈的建议把姐姐大人约了出来!甜点很好吃!”配图是两个人的自拍和刚烤出来的饼干。

……

他再次看了看时间,确定现在是凌晨一点没错。

他不想去思考那句甜点很好吃是怎么一回事,也很努力的说服自己会有人无聊到大半夜一起烤饼干,更努力地去无视那张自拍上杏脸上可疑的红晕。

但他觉得自己被说服了,但是他还是睡不着。

要准备一通长达十小时的说教才行呢,他想。


于是第二天早上,他比平常更早的到了学校,这次不会看见他们两个了,他想。

“啊…姐姐大人!”朱樱司在看到杏之后跑过去的身影似乎出现了残影,然后顺势牵起了她的手。

“……”这一次,莲巳敬人很清楚的听见了自己眼镜裂开的声音。

他突然对自己的未来充满了担忧,是时候把这对小情侣叫去学生会室喝茶了呢,他想。





#所以逃课的薰哥哥被莲巳训了一天 真是可喜可贺





评论

热度(149)